手机行情

您的位置:首页 >> 手机行情

白衣乱世行第十章击杀银司上离开

来源:观塘手机网 时间:2020.06.02

白衣乱世行 第十章 击杀银司(上)

刘夏盯着方天啸,缓缓说道:“我自以为行事缜密,没想到还是有破绽漏出,还请方家主教我。”

缉神司掌管江湖,千年来不知做了多少屠门灭派的事,刘夏不清楚方天啸对自己了解多少,干脆承认自己与缉神司有仇,看看他知不知道自己的底细。

方天啸笑道:“我说过,不过问刘少侠过去的事情,只是想提醒你缉神司并不像表面上那么安静,你所认为的机会很有可能是陷阱。说这么多,我只想告诉刘少侠,再留着镇南州,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刘夏沉思片刻,然后说道:“我需要一些东西。”

一炷香后,刘夏从方家宝库中取走了一把剑和三枚上品灵石十三枚中品灵石。

看着刘夏走向后院,方二叔问道:“真不打算告诉他张枫离开是个陷阱?”

方啸天摇摇头,道:“就算说了他也未必相信,只有真正踏入陷阱,他才会考虑我的建议。另外,明天我会亲自出手。”

方二叔皱眉道:“他师父到底是谁,值得大哥你如此重视?”

方啸天摇摇头,并未回答。

来到后院,首先一汪清池映入刘夏眼帘,池塘一分为二,中间坐落着一座八角亭,方衣梅和乐乐坐在里面,方衣梅手握鱼竿,正在钓鱼。

听到脚步声传来,乐乐回头朝刘夏做了个静音的动作,刘夏小心翼翼走进凉亭。

方衣梅仿佛没有发觉有人走近,专注盯着水面,突然,鱼线周围的水面荡起一圈圈波浪,只见方衣梅收起鱼竿,从水中甩出一条黄色的元力鱼,在空中划过半圆,落入另一半池水中。

“能够钓起元力鱼,方小姐对元力控制当真细微。”刘夏赞到,元力鱼生性胆小狡猾,尤其是对元力有超常的感应,因此修者常拿元力鱼来练习控制元力,方衣梅以一品中阶的修为,能够钓起元力鱼,对元力控制可称不错。

收起鱼竿,方衣梅转过身来,目光扫过刘夏背上的长剑,惊讶道:“父亲竟然舍得把荡魔剑给你。”

刘夏笑道:“这说明在你父亲心中,你是最重要的。”

方衣梅眉间微蹙,问道:“自遇到你,就从没看到过你用武器,荡魔剑虽然是神兵,如果没有相应的功法配合,反而会限制自身的发挥。!”

“师父虽然没教过我,却给过我几本剑谱,我看了一下,觉得应该不会太差。”刘夏听出她话中的关怀之意,内心流过复杂的暖流。

听到刘夏提起自己的师父,一旁的乐乐竖着耳朵,大眼睛露出兴奋地光芒。

谁知两人却突然沉默起来,方衣梅微微低着头,脸上显出犹疑的神色,显然心中有话要说,却还没拿定主意要不要说。

而刘夏想起全国已经有8个铁路局互联售票方天啸的话,面对方衣梅的时候也觉得有些尴尬,场面顿时陷入安静。

过了良久,还是刘夏率先开口:“我先带乐乐去看看房间,却不熟悉路,不知……”

“看什么房间?”方衣梅心中正为自己的胆怯生气,听到刘夏的话,以为他要走,脱口打断刘夏。

刘夏笑道:“得罪了梁家和缉神司,我怕乐乐会有危险,因此想在你家借住几日,你父亲答应了。”

“哦!”方衣梅抬脚前行,嘴上说着:“我带你们去。”

之后方衣梅变得轻松起来,说话间再无扭捏之态,加上乐乐插科打诨,刘夏暗松一口气。

方家贵为三十六世家之一,招待刘夏肯定不会小气,直接让刘夏住进了带独立小院的房子。

等乐乐睡着之后,刘夏回到自己的房间,开始在地上画起法阵。

当今天下法阵传承凋零式微,很多法阵湮灭在历史烟尘中,刘夏手中有半部法阵要诀,里面记载了十九种法阵,至今刘夏所掌握的也不过三种。

迅速编创出不同版本的“撑腰体”。如在武汉大学版本中

修习法阵不但需要深厚的元力修为,更为重要的是悟性,每一个法阵都蕴含着天地至理,绘制法阵的时候不能有丝毫偏差,因此才能借助天地灵气,行超出当前修为的事情。

刘夏所画法阵功效类似于王家的遁空术,可以突破空间的限制,将人瞬间传送。从方向上来说,王家的遁空术可以自由选择,刘夏所画法阵只能是定点传送,但理论上只要有足够的灵石支持,刘夏能够达到的距离是无限的,而且没有副作用。

画完法阵,刘夏额头渗出细密的汗珠,将一丝元力输入法阵,激活的法阵闪过一阵亮光,然后消失不见。

做完这一切,刘夏离开房间,前往雨花亭。

旁边的房间内,乐乐站在屋中央,没有一丝气息发出。

刘夏离开后,一道人影浮现在他的房间上空,正是方天啸。

等方天啸离开一炷香后,乐乐出来,自然而然走进刘夏的房间,注视着房间内的空气,只见她一挥手,元力发出,隐匿的法阵露出面貌,上品灵石漂浮在法阵中央,发出柔和的光芒。

乐乐伸出一根手指,虚按在法阵上,沿着法阵纹理缓缓移动,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等她记住所有纹理后,收了元力,法阵重新隐匿不见,。

回到自己房间后,乐乐上床睡觉,不过一会就发出酣睡声。

第二日清晨,天上下起淅沥沥地小雨。

水汽朦胧中,一对母子朝雨花亭走来,雨势渐大,母子二人加快步伐,冲入雨花亭避雨。

过了片刻,从另一边的路上来了一个中年樵夫,挑着满担柴禾走进雨花亭。

雨花亭本来就不大,樵夫进来后,连同柴禾占据了大半地方,母子二人向一边动了动。

樵夫坐在扁担上,暮光扫向已到中年但风韵犹存的母亲,眼睛在她身上流连不已。

母亲察觉到樵夫饱含侵略性的目光,不自然地把儿子搂在怀里,遮挡自己的身体,眼睛却看向来路,露出一丝焦急。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到了后面已有瓢泼之势,视线根本不能及远。

这时,樵夫突然站起身,来到母亲身边,看着外面说道:“雨越来越大了,恐怕一时半刻停不了。”说完偏头对母亲说道:“大妹子你在等人吗?”

母亲没有搭理樵夫,她怀里的男孩突然开口道:“我们在等爹爹,他一会就过来。”

樵夫眼里闪过失望之色,目光看向母亲脖颈间的细白肌肤,狠狠吞了口唾沫,回到自己的位置坐下。

半个时辰过去,雨没有停下的迹象,母亲的神情已经有些焦躁。

樵夫看着躁动不安的母亲,眼中闪过狠色,再次站起身,走到母亲身后,脸凑近她的耳朵,说道:“看来你的男人来不了了。”

“你干嘛?”母亲吓一跳,赶忙拽着儿子躲到另一边。

“真香啊!”樵夫深吸一口气:“城里的女人就是不一样,比我家婆娘香百倍。”

“不准欺负我娘。”小男孩大声道。

樵夫突然一把抓过男孩子,将他推到一边,张开双手抱住母亲,嘴巴在她脸上一阵乱亲。

女子奋力挣扎,无奈力气太小,根本挣脱不开,虽然不断扭动头,仍旧被樵夫占了不少便宜。

“放开我娘!”小男孩使劲拉扯捶打樵夫。

樵夫突然转身,一脚踢向小男孩,把他踢出雨花亭,小男孩捂着胸口,半响爬不起来。

“小健!”母亲惊呼,想要跑过去看儿子,却被一只大手拦住。

樵夫另一只手扯住母亲的衣襟,用力一撕,只听嗤啦一声,胸前半边雪白肌肤露出来,半个丰满地胸部颤巍巍引人眼球。

看到这一幕,樵夫眼睛充血,伸头凑向母亲胸前。

母亲捂着胸部蹲在地上,暂时没让樵夫得逞。

重重雨幕中,三百丈外,张枫看到这里睚眦目裂,再也忍耐不住,就要冲上去的时候,一只手按在他的肩膀上。

“别冲动,冲动会害死她们母子俩!”

张枫转过头,看着背后一脸笑意的人,狠狠说道:“李志阳,我发誓我一定会亲手宰了你!”

李志阳笑道:“只要你能打过我,我任你打杀。现在别说话,好好看戏,你婆娘身材真不错!”

张枫双手握拳,双目圆睁,愤恨的泪水掺着雨水流下。

雨花亭旁边的草丛中,坐了一夜的刘夏目无表情地看着亭中发生的一切,仿佛石雕一般一动不动。

当樵夫将母亲双手拉开,把她按在地上的时候,刘夏心底无声叹息。

眼前的一切绝不是巧合,可能唯一不明白的就是母子二人,事情发展到现在,虽然明知是陷阱,他也不得不跳进去。

身形一闪,刘夏一掌拍向樵夫。

正在侵犯母亲的樵夫似似是早有准备,身体极速后退,哪有刚才急色的模样。

但刘夏怎么可能放过他,伸手从背后拔出荡魔剑,一剑递出。

假扮樵夫的人见到目标出现,正要发声通知计划成功,突然看到一道剑光飞向自己。

他运起全部元力,双手握住柴刀架起,希望能阻挡片刻,没有想象中的巨力传来,仿佛刚才的剑光不存在一般。

他脸上流露出疑惑地表情,接着感觉眉间有些发痒,他抬起右手想要摸一下,才发现柴刀已经断为两截。

一道细细地红线出现在他身上,红线慢慢变粗,在母亲恐惧的表情中,他才知道自己被斩成了两半。

刘夏将小男孩抱到母亲身旁,然后转身看着雨幕中急速飞掠过来的人影。

苏州白癜风治疗费用
小孩脸色发黄
新乡治疗白斑病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