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机上市

您的位置:首页 >> 新机上市

法武封圣第184章归靖的推演离开

来源:观塘手机网 时间:2020.06.02

法武封圣 第184章 归靖的推演

在场可是有四位五级高手,事先一点征兆都沒有,就这么蓦然出现一个人,气氛突然紧张起來,

等反应过來之后,丁馗他们发现自己动不了了,

“呵呵,别紧张,不要想着动手,本座就是來看看,要是想抢你们的东西,在你们挖出來的时候本座就可以动手了,

哦,你这孩子居然是主事之人,

那好,其他人都出去吧,我跟这孩子聊聊,”多出來这人一甩红色的衣袖,丁昆他们发现自己移到了议事大厅之外,只有丁馗还留在里面,

“规则魔法师,,”乾佑看到了红色衣袖上的六条金边,

丁馗身子一松,发觉能动弹了,赶紧对着身穿红袍的魔法师一鞠到地,恭敬地说:“晚辈见习骑士丁馗,拜见归大师,”

能运用如此高级空间魔法的,只能是少典国第一供奉归靖了,

“不错,你这孩子挺机灵的,居然知道本座,”须发皆白的归靖颌首一笑,“丁馗,等等,以前好像听过这名字,”

“晚辈虽是护国侯之子,但从未去过都城,大师怎会听说过我,”丁馗万万沒想到深居简出的第一供奉居然听过自己的名字,

“护国侯,哦,本座想起來了,你就是在那场巨大的天地波动中活下來的婴儿,十四年前那场异变,能量波动之剧烈让本座都感到心惊,为此还特意打听了一下你的名字,

谁说你沒去过都城,你就是在都城出世的,刚出世的时候少典隆就驾崩了,那家伙也得已晋级史诗骑士,最重要的是你居然在那场异变中活下來了,

直到今天本座都沒弄明白怎么产生的那场异变,不过我倒是推演出一个有趣的结果,日后少典国的国运居然转到了你的身上,”归靖一脸玩味的看着丁馗,

“啊,”这话可把丁馗吓傻了,

“本座的功力还不够,时常会有偏差,这个推演结果还沒有告诉任何人,几天既然遇上你了,就跟你说说,

哈哈哈,别这样看着本座,要是沒算错你扛得住,要是算错了跟你沒啥关系,”归靖像小孩子做了一个恶作剧,得意地笑了,

“大师,您就别跟我开玩笑了,一国之运岂是我这小身板能扛得住的,一郡之运还差不多,”丁馗唯有苦笑,他还能怎么说,

“这可就难说了,眼下这一郡之运你扛着就很轻松嘛,这批魔核原本打算让公良固收取的,你不声不响就给运到这來了,

手段那么粗糙,留下那么多痕迹,偏偏让本座替你背了这个黑锅,你说说,这是巧合呢还是你的命数,”归靖看丁馗就像看一个心爱的玩具,

“这,您替我背了黑锅,”丁馗心里一动,

“哼,那魔鼠直接从狼窝开了一条通道回地下宫殿,你们几个就是顺着那通道去的,要不是本座说收了那些魔核,谁都能想到是你们她从来不是欧洲人观念中的民族国家”。冷战结束后俄罗斯所推行的西化政策也同样没有赢得西方的信任。在叶利钦单纯而又热烈地向西方“示爱”的时候拿走的,”

丁馗立马又给归靖鞠了一躬,说:“多谢大师相助,晚辈有一大家子人要养……”

“行了,行了,别跟本座哭穷了,平中郡之物落入平中郡人之手,这也沒什么,不落入外人之手就行,

你要是到了本座这个境界,就知道天地运行是规律的,要是有人想强行改变,势必要付出代价,

恰好本座的空间戒子在老犀牛那已经装满了,否则就不会留给你们,而收益的有正好是你,说是巧合也是必然,

十四年前本座就打听过你,好不容易离开都城一趟,又能碰上你,这是巧合还是必然,本座推演的结果要能应验,本座一点不会觉得奇怪,

你也不要担心什么,是与不是日后自然会有分晓,本座不会试图阻止或改变什么,沒有人能够阻止或改变什么,

今日碰上算是了了本座一桩心事,你听过就行了,不要放在心里,以后该干什么还干什么,按着你的本心去做,就当今日沒有见过本座吧,你等会跟外面的人也这么说,”说完归靖对着丁馗笑了笑,然后消失不见,

过來一会,一行人走进议事大厅,

“世子,刚才那位是不是归大师,”乾佑急切地问,他刚才仅看到衣袖而已,

“你们听好了,刚才的事情都忘了吧,就当沒发生过,刚才那人是谁就别管了,他是让我这么告诉你们的,”丁馗一脸无辜的表情,

“啊,,乾佑说他可能是王国第一供奉,归靖大师啊,这就走了,还让我们忘了,”全四海沒转过弯來,

“好了,不管那人是谁,可以肯定的是我们招惹不起,既然少爷沒事,魔核也还在,就当刚才什么都沒发生,别再提了,”丁昆发话了,

大家都闭上了嘴巴,道理明摆着,挥挥衣袖就能把他们带走,那人的实力已经是高到他们无法想象了,乖乖听话是唯一的选择,

向这样的实力低头不可耻,

回到房间休息的丁馗,心里可不平静,

我怎么穿越的他不知道,但那场闪电他是感应到了,说來也不奇怪,能把空间撕裂的能量波动太强烈了,地点距离他的魔法塔不足一千公里,可是他推演出少典国的国运日后转到我身上,这是怎么一回事,真的是穿越就有猪脚光环,

这有点说不过去吧,我一來就差点害死了全家,跑去横断山脉一趟克死了老师,跑出來历练一下还被魔鼠围攻,倒霉的光环倒是一大堆,再说我要是身聚国运,他这王国供奉怎么不纳头就拜啊,

不能够,我不能被迷惑住,该干啥还得干啥,当务之急是冲击斗刃骑士的瓶颈,晋级了斗刃骑士,使用“月殇”我可以接下执杖魔法师放出的魔法,光圈一满我就能变身成为破盾骑士一次,

然后就是人才问題,大师兄已经明确投靠我了,那王博貌似能收买一下,我们小队除了聂玲身为贵族只能结盟,郦菲是大师徒弟也不便追随我,其他人都能笼络一下,不够不够,人才是越多越好,要另外想想办法才行,

然而丁馗一晚上翻來覆去,沒怎么睡好,到头來也沒想到什么好法子,

他不便在浮牛山寨逗留太久,天亮之后就带着亲卫们赶回坑竹城,

丁昆和全四海跟坑竹城车马行雇佣了好几辆大车,谎称运送战利品,装上魔核在两个中队亲卫的护卫下,运往峡西镇,

老钱头、乾佑、风良和丁馗则回郡城,

刚到郡城,丁馗突然想起郦菲的话,便问乾佑:“乾大哥,郦菲住在公良大师的魔法塔,我可以用传讯阵找她,那小竹应该是跟你老师住一起吧,我能不能用传讯阵找小竹呢,”

“能,当然能够啊,想必老师已将小师妹带回了天门镇,那里设置了魔法传讯阵,只是传讯的话就太简单了,”乾佑暗自松了一口气,心想:你终于想起我小师妹了啊,虽然这样有可能会让老师不高兴,但总比不联系强,

天门镇是个军事重镇,经常被魔兽和野兽攻击,魔法师总会常年都安排一名副会长在那镇守,魔法传讯阵是必备之物,这几十年是荣赐在镇守天门镇,而魔法传讯阵通常是他的徒弟在看着,作为资历最浅的徒弟阮星竹一定是负责跑腿,传递信息之人,

“那太好了,回头我写封信,你帮我发给小竹吧,”丁馗很高兴,这一个多月了都沒有阮星竹的消息,心里还是有些挂念的,

“沒问題,包在我身上,我正好可以问问老师的情况,要不我们现在就去魔法师公会,”乾佑的积极有些过度了,

“好,就现在去,钱爷爷,大师兄,你们先回家吧,”丁馗在兴奋中沒多想乾佑的反应,

这两人连家都不回,先跑去了郡魔法师公会,

还沒等丁馗想好由于国内加大环保治理力度及高温限电影响要发什么给阮星竹,乾佑就收到一份信息,

“咦,小师妹发给我的,她怎么问起在赌坊赢的钱,哈哈,要我先收着,这肯定是老师的意思,”乾佑看了之后大笑,

“哦,嗯,小竹走得那么匆忙,什么都沒带,身上应该是沒钱的,她一个人跑那么远,身边沒点钱可不行,天门镇有吕氏商会吗,”丁馗问,

“有的,天门镇虽然只是一个镇,但那里是横断山脉的入口,进山冒险的人都经过那里,那里的繁华比得上很多大城市,”乾佑在天门镇待过一段日子,

“那就好办了,这次你先告诉小竹,我和小小都很想念她,让她安心修炼,注意照顾自己,钱的事情我來解决,”丁馗心中有数了,

要在魔法师公会使用魔法传讯阵,说难也不难,只要把你要传讯的内容写下來,交给主持传讯阵的魔法师,并缴纳费用就行,但在这之前需要一个先决条件,就是要有魔法师担保你的传讯是有必要的,如果沒有那就沒资格使用魔法传讯阵,

这个先决条件难倒不少人,不过只要花得起钱,会有一些掮客代替某些魔法师收费做担保,

丁馗和乾佑发完讯息,回到家后听到一件让人苦笑不得的事情,

白带色黄怎么办
治疗勃起性功能障碍的药物
心肌堵塞